你的位置:社保代理 > 劳动关系
劳动关系   
    联系我们

    带车求职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

    2016-6-27 16:34:40  文章作者:www.xahrly.com  点击:

    西安社保代理www.xahrly.com

    案例回顾

        王某2003年在某报纸上刊登“带车求职”的商业广告,上海某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根据该信息与王某在2003年2月19日签订《临时租车协议》,约定甲方王某及其车辆包租给乙方通讯公司使用,约定乙方每月支付给甲方费用6100元(含租车、汽油、司机劳务、午餐补贴等费用),其他过路、过桥及停车费由乙方承担。第4条第4项约定:乙方用车期间,甲方司机应服从乙方的调配,积极配合乙方完成任务。第5条第2项约定:星期六、日及节假日加班按200元/天结算(半天100元),如果甲方司机在上海以外地区过夜,每晚补贴200元(含住宿费)。

        2003年4月1日,王某、通讯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将2003年2月签署的《临时租车协议》延期6个月,至2003年9月30日,《临时租车协议》的所有条款保持不变。2005年6月1日,双方签订《临时租车协议》一份,同时王某(甲方)、通讯公司(乙方)签订《承包用车合同》,约定:甲方车辆、驾驶员王某,承包乙方使用,上下班接送员工,并用于路测手机信号。承包期限自2005年6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每天工作时间早上9点至晚上6点。……具体事宜以《临时租车协议》为准。2006年1月18日,王某(甲方)与通讯公司(乙方)签订《临时租车协议》,协议第1条约定:甲方将车辆、驾驶员王某包租给乙方使用。租车期限自2006年1月1日至2006年6月30日共6个月。
        在2003年9月30日之后至2005年5月31日之前及2006年6月30日之后至2008年7月31日止双方未签订任何协议,但双方仍按照原《临时租车协议》、《补充协议》、《承包用车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履行直至2008年7月31日。2008年2月14日,通讯公司曾为王某出具收入证明,载明:本公司员工王某月收入人民币6 000元。
        后为缴纳社会保险费事宜双方发生争议,王某于2008年7月21日向上海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08年11月27日王某又向上海市某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同年12月2日上海市某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王某的请求不属于受理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2008年12月15日,王某向某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通讯公司支付原告自2008年2月至2008年7月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36 000元,并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双倍赔偿金66 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王某和公司之间形成劳动关系。据此,一审法院判令通讯公司支付王某2008年2—7月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1.7万余元。对王某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双倍赔偿金6.6万元的诉讼请求则不予支持。
        通讯公司不服判决,上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称该公司与王某之间系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因为从协议主体来看,王某并非基于劳动者的地位签订租车协议,而是以车辆所有者的身份签订协议,双方系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签订的一般民事协议,并非劳动合同;从协议标的看,王先生提供可供使用的车辆,公司支付相关费用,而非聘用王某担任公司的某个职位;从相关责任和费用承担方面看,王先生对保养、维修等车辆本身产生的费用及运营风险承担责任,王某是以自己的名义而非以公司员工的名义对车辆的运营对外承担责任。并且,双方完全是按照所签协议履行义务,公司并未按照相关劳动法规向王某支付报酬,也没有用公司的规章制度来约束王先生,因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驳回王某原审提出的诉请。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在履行协议过程中,王某自行承担车辆的保养、维修、保险等车辆本身产生的费用以及车辆运营过程中产生的风险责任。王某依《临时租车协议》之约定,在约定的时间内为公司完成路测,超出约定的时间则公司另行支付费用;上下班接送员工,公司亦另行支付费用,这与劳动关系取得报酬的特征不符。从公司支付给王某费用的内容看,包括租车、汽油、司机劳务等费用,不能认定公司直接向王某支付了劳动报酬,且公司发放工资名册中亦无王某的名字。另外,公司不对王某进行考核管理,王某亦不受公司规章制度的约束,双方关系不具有人身依附、行政隶属等劳动关系的特征。综上,从《临时租车协议》并结合双方权利义务的履行情况来看,王先生独立承担经营风险,付出的劳务只是其承揽提供的车辆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并未形成职业性的从属关系。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判,对王先生诉请不予支持。


    案例评析

       本案二审法院最终认定王某与通讯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双方法律关系性质是劳务关系。二审法院的判决也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的区别。

        1.劳动关系具有人身隶属性,而劳务关系不具备这个特征。所谓人身隶属性,是指受雇者需要从组织上、经济上从属于用人单位,接受单位的指挥、管理。具体体现在劳动者需要遵守公司的考勤制度、考核制度、培训制度、劳动纪律等。而劳务关系虽然也有用人单位的指示,但局限于合同约定范围,并且主要针对劳动成果的交付,在劳动者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并不存管理控制关系。
        2.劳动关系中的劳动报酬具有固定性、长期性、稳定性特征,而劳务报酬具有不确定性、临时性、一次性等特征。在劳动关系中,用人单位应当遵守最低工资规定,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支付相对稳定的劳动报酬,并按照工资薪金代扣个人所得税。而劳务关系中,用人单位一般按照合同约定的劳动成果支付劳务报酬,如果未完成劳动成果,单位可不支付劳务报酬,并且劳务报酬应按照“劳务报酬”税率(25%)代扣个人所得税。
        3.权利义务指向不同。劳动关系一般围绕劳动过程约定具体的权利义务,而劳务关系的权利义务则主要指向劳动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