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医疗保险分合的体制考量

2017-5-17 0:30:47  文章作者:www.xahrly.com  点击:

    在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整合中,部分地方把医保从社会保险管理体制中分离出去,这种“另起炉灶”的做法,再次挑起了社会保险管理体制分合之争。


    包括基本医疗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险体系改革探索已经20多年了,大政方针以及体制问题,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中已经解决或基本解决。社会保险法的颁布,特别是覆盖城乡居民养老和医疗保险体系的建立,是最有说服力的佐证。

    就全民医保而言,无论制度还是管理,虽然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都是能够逐步完善的,不需要颠覆现有的社保制度和体制。正鉴于此,中央才会提出建设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全民医保制度的要求。就是说,基本制度在社会医疗保险制度上定型是肯定而明确的。因为这种制度模式是改革的成果,符合我国基本国情,可以在不同发展水平的地区和人群中实施。我们之所以在较短时间内覆盖13亿人,一是财政加大投入,二是选择了适合的制度。社会保险法肯定了社会保险制度模式,肯定了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方针,肯定了与制度模式相匹配的社会保险管理体制机制,这是改革探索的基本经验,也是全民医保得以发展的基本理论。

    考量体制有三个维度:理论、法律和利益。决意将医保从社保体制中分离出去,据说有一个理论,叫“医保特殊论”。

    医保真的特殊吗?如与养老保险比,确有其特殊的一面,即通常说的,医保待遇支付的不是货币而是购买的医疗服务。唯物辩证法认为,一事物之所以区别于他事物,就是因为事物具有特殊性。既然每个事物都有特殊性,因此根据特殊性将医保分离出去,理由并不充分。

    社会保障学认为,基本医疗保险与基本养老保险都是化解社会风险的制度,都存在广泛的社会性,都强调保障待遇与发展水平的适度性,都主张权利义务的对应性,都具有缴费与收入的关联性。在我国,甚至制度细节都相似,职工制度都实行统账结合,都存在老人、中人历史权益问题,居民筹资都有财政补贴等。这两种制度内涵关联又十分紧密,广义的养老概念包含从三个方面应对老年风险:收入、疾病和失能,从而产生了三大社会保险:养老、医疗和长期照护。可见,养老命题里还包括了医疗问题。

    深度观察社会保险各险种还会发现,“医保特殊论”强调的购买医疗服务这一特殊性,不仅不是医保的个性,却还是社会保险的共性。不仅医疗保险有,工伤、生育、长期照护保险也都有,甚至更多更复杂,工伤还有康复服务,长期照护还有照料服务。养老保险虽不购买医疗服务但购买其他形式的社会服务。所以,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对社会保险具有普遍意义。

    忽略医保的社保属性,与这些年片面解读医疗保险有直接关系。由于医改是热门话题,人们更多是从医改角度关注医保,从医疗卫生角度要求医保,渐渐淡忘了医保的社会保障性质特征。强调医疗保险与医疗卫生的关联,忽略了医保是医疗卫生的买家角色;强调医保经办要懂医疗专业,忽略了医保的保险属性;强调医保支付与具体医疗行为的关系,忽略了医保根据保基本能力谈判确定支付标准、支付方式等才是制度运行的核心。认识的偏离为医保分离准备了舆论。

    医保的经办管理是社会保险经办管理的有机组成部分。从参保登记到申报缴费、权益记录、待遇核定、发放结算等,完全可以与其他社保险种“多险合一”。为了便民,中央要求整合跨部门的公共服务,医保从社会保险管理体制中分离出去,只会反其道而行之,造成新的政出多门,形成新的公共资源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