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工伤保险待遇中特殊的参保方式

2017-4-20 14:36:02  文章作者:www.xahrly.com  点击:
    杨某、刘某、李某系某煤矿井下职工。2013年11月14日,煤矿发生煤井瓦斯爆炸,造成杨某、刘某、李某等职工当场死亡。2013年11月15日、11月16日,煤矿分别同杨某、刘某、李某的近亲属签哥一次性赔偿协议,并已全部履行完毕,取得了杨某、刘某、李某的近亲属向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主张工亡待遇的授权。根据该统筹地区有关文件规定,全市范围内煤矿企业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方式为根据煤矿的产煤量,由煤炭税费统征部门按月代征。煤矿当年应缴纳的工伤保险费已及时足额缴纳。但在与杨某、刘某、李某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煤矿未向工伤保险经办机构申报杨某、刘某、李某参保名单。2015年6月24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刘某杨某、李某为工亡。2015年8月24日,煤矿向工伤保险经办机构提出书面申请,请求支付杨某、刘某、李某的工亡待遇。同月26日,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作出《未信来访答复函》,以杨某、刘某、李某不是工伤保险参保人员为由,拒绝支付该三名工亡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煤矿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该市文件的规定,煤矿企业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方式为根据煤矿的产煤量由煤炭税费统征部门代收,煤矿企业以每月生产煤的吨数为基准缴纳工伤保险费,而不是以煤矿的职工人数为基准缴纳工伤保险费,即只要煤矿企业按照产煤量缴纳了工伤保险费,就视为煤矿的职工全员参保。且该市有关文件虽规定“煤矿企业应及时做好异动人员的申报工作,工伤保险经办机构应做好煤矿企业从业人员的登记和建档工作,从业人员凭实名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但该条规定由煤矿企业报送参保人员名单,其实际只是一项管理性要求,并不影响工伤保险关系的成立。本案中原告煤矿虽未按该条规定申报其职工杨某、刘某、李某为工伤保险参保人员,但并不影响杨某、刘某、李某已参加工伤保险这一事实。《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本案中用人单位煤矿在规定期限内持相关资料,向被告工伤保险经办机构申报办理杨某、刘某、李某的工亡保险待遇,且已垫付了杨某、刘某、李某的工亡保险待遇,取得其近亲属向被告主张工亡待遇的授权,被告理应支付煤矿已垫付的工亡待遇。综上,被告作出的《来信来访答复函》证据不足,于法无据应予撤销。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来信来访答复函》,被告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煤矿申报的杨某、刘某、李某不存在参保关系。因杨某、刘某、李某未与被上诉人订立劳动合同,被上诉人没有为杨某、刘某、李某进行上岗前体检和建立劳动健康档案,更没有在上诉人处申报杨某、刘某、李某为工伤保险参保职工。故杨某、刘某、李某不是工伤保险参保人员,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他们的工亡待遇应由作为用人单位的被上诉人承担。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煤矿辩称,杨某、刘某、李某与煤矿劳动关系成立,煤矿按产煤量向上诉人缴纳了工伤保险费,杨某等3人与上诉人的工伤保险参保关系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二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有不同的缴费方式,而缴费方式的不同影响着工伤保险关系的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条第三款规定,对难以按照工资总额缴纳工伤保险的行业,其缴纳工伤保险费的具体方式,由国务院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规定。该市依据有关规定制定的文件规定,煤矿企业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方式为根据煤矿的产煤量由煤炭税费统征部门代收,煤矿企业以每月生产煤的吨数为基准缴纳工伤保险费。那么,在这种特殊工伤保险中,与作为缴费依据的总产量的生产有关的职工都属于已参保人员,即在该核算的总产量之内,实际参与了这些总产量生产劳动的职工都已经建立了工伤保险关系。地方文件虽规定煤矿企业应报送参保人员名单,但并没有规定未报送参保人员名单不算参保,其实际上只是对煤矿企业组织参保工作的管理性要求,煤矿企业没按规定报送参保人员名单,显然不妥,但不能否认煤矿企业已为该企业职工投保工伤保险的这一事实。本案中,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已认定刘某、杨某、李某为工亡。那么,煤矿按产煤量向上诉人足额缴纳了与杨某、刘某、李某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工伤保险费,杨某、刘某、李某与工伤保险经办机构的工伤保险参保关系成立。


    因此,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以杨某、刘某、李某不是工伤保险参保人员为由,作出的《来信来访答复函》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法无据。一审判决予以撤销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